欢迎访问茄子免费自动抢红包不封号网

跟男友爸爸去ktv后,我上了头条新闻。

时间: 2019-09-17 08:37:50 | 作者:陈若鱼 | 来源: 茄子免费自动抢红包不封号网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 5次

跟男友爸爸去ktv后,我上了头条新闻。

  插画师|柠檬夏天??

  跟青梅竹马的男友拍完婚纱照第二天,他竟然决绝地说要悔婚,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?

  错过昨天故事的宝宝,戳这里喔:拍婚纱照当晚,男友误睡老板女儿

  01

云顶路的尽头,是沈姜梨的家。小小的一方青瓦白墙的院子,一口水井,一棵矮矮的枇杷树,在这个时节结满了绿色的果子,成串的缀在枝头,树下不知在何时春草丛生。沈姜梨拖着行李箱站在院门口,一寸寸打量这个院子,心被某种复杂情绪包裹。不过是三年没回来,竟变得如此落魄了吗?她轻轻推开门,一步步走进去,从前光滑的门如今痕迹斑斑,像是久无人居,果然,屋内空无一人。他去哪里了?沈姜梨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,但很快又觉得可以理解,毕竟从很多年前开始,他就总是在外留宿,有时候在酒馆,有时候直接睡在公园的长椅上。正在她放下行李,去收院子里不知晾了多久的衣物时,忽然有一只脑袋从院墙外冒出来。她的视线移过去,对方一脸诧异。“你总算回来了啊,小梨。”是隔壁的宋婶,她努力弯了弯嘴角,声音透着疏离:“是啊,回来了。”宋婶朝里看了看才说:“你爸被人接走了,没告诉你吗?”像是早就知道,他们父女不和,一点也不意外的样子。沈姜梨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又听见宋婶说。“就是你从前那个同学,叫什么来着?哦,赵星涯。”宋婶一副想起什么陈年往事的表情,沈姜梨却愣住了,这个名字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过了,尽管过了这么多年,再听到依然能让她的心猛然一沉。像坠入了深不见底的海。一些好不容易忘掉的回忆,此刻又纷纷涌入脑海。当年那件事,闹得那样大,看来现在还余威犹在。在这个小城,她依然是个被贴了标签的人。

  02

沈姜梨远远看着那道门,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,但同时又伴随着时间带来的疏离感。她一步步靠近,盯着门上斑驳的锈迹,最终她的目光在一个绿色信箱上停留,回忆从脑海深处涌现出来,猝不及防。但她来不及细想,门忽然开了。赵星涯的手还悬在半空中,怔怔地看着她,而她看着他眼里神色的变化,空气仿佛静止,好一会儿两人才反应过来。“你回来了。”他的口吻平静,没有疑问。“嗯。”她移开目光,“我来接我爸。”“他现在出去了。”他说着,看向不远处,沈姜梨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,那边是个旧公园,里面坐满了闲聊的老人。沈姜梨在心里盘算着,是在等他回来,还是去找他,赵星涯冷不丁地说了一句,对不起。她的心一紧,她当然知道这句对不起的缘由,但并不想过多的回应,都已经成为往事了,她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十几岁的女生了。她绕过这个话题,自顾自地说:“谢谢你收留他。”她口吻冷淡,好似说完这句话,过完今天,她和他就再无瓜葛了。来这里之前,宋婶告诉她,四个月前她爸爸沈岳在街上被一辆摩托车撞倒了,摩托车肇事逃逸,他被人送去医院,左腿受伤严重,是赵星涯去医院看他,又担心他没人照顾,就接走了。走前交代宋婶,如果沈姜梨回来,就告诉她,是他把人接走了。沈姜梨不想再在这里站下去了,转身朝公园走去,走出两步又回头说:“我先带他回去了,明天麻烦你让人把他的行李送过去。”她说完,抬脚就走。“姜梨!”赵星涯叫着她的名字小跑着追上两步,对着她的背影发誓一般地口气说:“如果当初我早知道会是这样,我一定会阻止我爸的!”沈姜梨觉得很烦,已经过去了那么久,不要再提就是对她最好的安慰,他却还想辩解什么。即使那件事与他无关,也是他爸一手策划的。她没有回头,只顿了顿就走了,身后的那束目光却一直在她身上。正在跟人下棋的沈岳,看见沈姜梨时愣住了,眼眶渐渐泛红,举棋的手悬在空中颤了颤,两人目光对峙,沈姜梨忽然觉得他老了,心正柔软的时候,对方却垂下头去,漫不经心地丢下一句:“你还知道回来啊。”一句话便让沈姜梨所有的希冀幻灭,果然还是老样子,仿佛她不是他女儿,是个仇人。回去的路上,两人一言不发。

  03

老房子没法住,沈姜梨带着沈岳住进酒店。沈岳坐在窗边,望着消失四年的女儿,非但没觉得亏欠,还责怪她丢下他不管不顾。沈姜梨懒得跟他面对面,回了自己房间。她没开灯,只拉开窗帘,半倚靠在玻璃上,窗外的夜色像风一样扑面而来,把她紧紧地包裹住。离开四年,小城已经有了些变化,高楼叠起,灯火璀璨,可是她依然恨这里。可是,她却还是不得不回到这里。往事一幕幕在眼前,被她揉碎了又拼凑,反反复复,她终于被岁月淹没。四年前,沈姜梨十八岁。两岁时母亲去世,父亲独自抚养她,但父亲的脾气很差,动辄打骂。沈姜梨从小性格懦弱,内敛娴静,明明在自己家里却如履薄冰,生怕一不小心就让父亲不顺眼。仿佛是千辛万苦才长到了16岁,在那一年? ?,她认识了赵星涯。他像一束光,照进她灰暗的人生。沈姜梨永远记得那一天,那是她16岁的生日,父亲从不给她过生日,放学后她一个人在公园。公园都是散步的老人,她避开那些人独自坐在湖边,想起早晨父亲的责骂,不禁心酸,眼泪夺眶而出。她伸手去擦,才想起手上沾了美术课画画的颜料,她想去湖边照照镜子,看有没有弄到脸上。然而,她刚走到湖边还没看清楚,忽然冲过来一个少年,拉住了她的手。她吓了一跳,只听见少年说:“别想不开,这湖很浅淹不死,还会弄一身淤泥。”沈姜梨眼泪还挂在脸上,愣愣地望着眼前的少年。他有一双清澈的眼睛,脸上的是同龄男孩的稚嫩,他的声音很暖。大概是怕她还想不开,他赶紧拉着她往岸边安全区域走。她低头的时候,看见了他的校徽,原来他跟她同一个高中。沈姜梨上岸后,解释说自己只是去照镜子,少年尴尬地挠挠头,匆匆跟她辞别。沈姜梨望着跑起来的少年背影,心里像是升起了一轮太阳。那天,沈姜梨就想,这次遇见,像是上天送给她的生日礼物。人总是如此,不认识的时候也许有过无数次擦肩而过,认识后,才能在人群里一眼认出他。沈姜梨一周后,在校门口遇见了那个少年。少年也看见了她,但青春敏感的年纪,两人只有眼神交汇,就各自离开了。她当然不会去打听他是谁,只把他怀揣在心里,像怀揣着神圣的梦想。所幸,很快就有了两人第二次独处的机会,依然在那个公园,她在小广场喂鸽子,少年忽然跑来她面前。“上次,对不起啊。”她嫣然一笑,“没事。”少年主动说:“我叫赵星涯,高一3班的。”沈姜梨破天荒地调大了音调:“我是6班的,沈姜梨。”两人一起喂了一会儿鸽子,忽然有辆车开到广场边,拉下车窗,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,和赵星涯有些相似。“我爸来了,我先回去了。”沈姜梨点头,顺着少年离开的方向,看了一眼赵星涯的爸爸,他特别客气地跟她点了点头,这让沈姜梨很是意外,匆忙乖巧地叫了一声叔叔。哪知赵爸爸忽然问她,“要不要到家里玩?上车吧。”沈姜梨愣了愣,鬼使神差地上了车。这大概是她这一生最后悔的决定。

  04

那天,沈姜梨第一次去赵星涯的家里。还没进门,她就开始手足无措,很明显赵星涯的家里很有钱,是独立的院子,装修风格简单中透着华丽。赵爸爸特别亲切,对待她像对待一个大人,被如此尊重,沈姜梨还是第一次,还是在赵星涯的家里。赵妈妈也很温柔,穿着电视广告里的那种针织衫,头发挽在脑后,笑得甜甜的。两个大人去做其他的事了,偌大的客厅里只剩下她跟赵星涯。赵星涯忽然说,要弹钢琴给她听。于是,她就看着他在钢琴前坐下,特别优雅地样子,她不知道他弹了什么,只觉得那一幕特别美好,以至于到后来好多年她都能清晰地想起来。那晚之后,沈姜梨跟赵星涯成了朋友。听说了她的情况,赵妈妈特别心痛,经常留她在家里吃饭,赵爸爸也很好,会轻声细语地跟赵星涯说话,永远穿着得体,笑容可掬。想起父亲时刻板着的脸,和随时会骂出来的脏话,沈姜梨真的好羡慕,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赵星涯。她知道自己喜欢赵星涯,却也知道这其中的差距。但是,她想像赵家爸妈这样的人,应该是好相处的,应该是不介意她的,所以她放开了自己,想融入到这个温暖的家庭里来。可是,她绝没有想到,世上真的有披着羊皮的狼,而且这个狼就在她身边。时间很快,一晃过去两年,他们即将面临高考。沈姜梨已经是赵家的常客,初来的拘谨已经完全消除,她叫赵星涯的爸爸赵叔叔。那是个晴朗的周末,小城的五月已经很是闷热,知了在树枝上拼命地啼叫,沈姜梨跟赵星涯一起买了西瓜,准备回家做冰棍。在他们等待冰棍完成的时候,忽然接到赵爸爸的电话,让赵星涯送个材料到他的办公室去。可是赵星涯要练琴,沈姜梨主动请缨,反正她回家也要经过那栋楼。沈姜梨出门时天已经黑了,她抱着材料上了公交车,很快就到了赵爸爸工作的那栋楼。赵爸爸拿了材料,沈姜梨说要回家了,他却说要带她去吃饭。沈姜梨觉得不太好,可是架不住赵爸爸的盛情,加上这两年,她一直像对父亲,甚至超过父亲一样尊重他,她从没想过他会有什么不轨之心。那天晚上,沈姜梨跟赵爸爸去的地方不是普通餐厅,而是一家KTV会所。沈姜梨从未来过这种地方,有些胆怯,说要回去,却一直被赵爸爸安慰,没事这是他们谈工作的地方。沈姜梨有些顾虑,但也只好留下来。后来,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赵爸爸的同事,那些人每个人的目光都在沈姜梨的脸上游走。18岁的沈姜梨,已经出落得非常漂亮,明亮得像夏日湖面的光。她已经意识到不太对劲,但当她找借口去洗手间的时候,已经无法动弹了,很快意识也开始模糊。终于,她猜到了些什么,赵爸爸的脸上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温柔,一群男人对她虎视眈眈。在失去意识之前,她忽然看见包厢的门被猛然踹开,昏暗的光线一点点消失了。沈姜梨彻底就失去了意识。

  05

沈姜梨醒来的时候,流言已经传的满天飞了。她在医院的床上,父亲沈岳站在门口恶狠狠地望着她,那嫌弃的目光,比平时更甚。然后,护士来了,给她量体温,做检查。在沈姜梨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,几个记者涌了进来,守在门口的沈岳不知道去了哪里。那些记者拿着话筒,把一个个问题砸向她。“你为什么会跟同学的爸爸去KTV?”“你是被骗,还是自愿?”“你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?”“你还会继续参加高考吗?”沈姜梨捂住耳朵,拼命地摇头,昨天晚上的记忆一点一点爬上脑海,又像蚂蚁一点点地啃噬着她。这时候,赵星涯忽然闯进来,发疯似的赶走了那些记者。沈姜梨从未见过那样的赵星涯,像一头野兽,但是当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,这头野兽忽然冷静下来,眼眶泛红地望着她。“姜梨,对不起。”沈姜梨低着头,呆呆地看着被子上的花纹,小声问他:“大家,大家都知道了是吗?”赵星涯忽然过来想抱住她,她整个人埋进膝盖里,全身颤栗,赵星涯吓得后退。忽然,沈姜梨掀开被子,光着脚一路跑出了医院,赵星涯一直在身后跟着,不敢再上前。最后,他看着沈姜梨跑回了自己家,关上了门。他在门外等到天黑,才离去。一切都是沈姜梨从新闻上看到的,“高三女生和同学爸爸在KTV醉酒不醒”,新闻内容写得异常露骨,这座城很小,一件小小的新闻就会人尽皆知,当然也包括她的那些同学们。沈姜梨知道,她根本不是醉酒,而是被人下了药,但是她能跟谁说去呢?那些伤害她的大人们,能够歪曲事实,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。沈姜梨成了人们口中的坏女孩,她不敢再去学校,不敢出门,而她的爸爸沈岳,却要拉着她去赵家要赔偿。“明早你就跟我去,不给钱,我就去告他!”沈岳恶狠狠地说。沈姜梨低头不语,心里却对他充满了厌恶,从事发到现在,爸爸从未安慰或者关心她一句,到现在,居然还想着去要钱。沈姜梨只觉得心隐隐作痛,她其实只是昏迷了,并没有发生什么事,所幸警察来查访救了她,但这种事她永远也说不清了。最终,沈姜梨选择了逃走。就在高考只剩下十三天的时候,她在某个深夜,悄悄背着包逃离了这座小城。她去了北京,只要是愿意要她的工作,她都不拒绝,她租了一间地下室,每个夜晚都紧紧锁着门,梦里却总是梦到赵星涯爸爸那张脸。他毫发无伤继续体面的工作,而她却从此被毁灭了。多少个夜晚,她都从噩梦中惊醒。

  06

沈姜梨以为她永远不会再回来了。可外面天大地大,终究没有她的家,她千里迢迢地回来又后悔,如今这样,又哪里有家的样子呢?窗外月朗星疏,连风也停了,沈姜梨从回忆深处挣扎出来,沉沉地睡去。睡前,她打算等天亮了,请人去收拾老房子,毕竟在酒店长住也不是办法。然而,她早上醒来后,就发现沈岳不见了。沈姜梨问了前台,说昨晚就走了。沈姜梨急匆匆跑出酒店,打车回了老宅,发现院门紧锁,明显是没人回来过的样子。她想了想,就大概想到他会去哪里了。昨天才以为再也不会见了,没想到打脸如此之快。沈姜梨打了车到赵家别院,门大开着,像是在等她一样。她不想进去,在门口叫了赵星涯两声,但没人回答。犹豫再三后,她还是进去了,找了一圈,在书房看到了沈岳和坐在他旁边的赵星涯,两人俨然父子般聊天,画面和谐,连她站在门口许久都没发觉。沈姜梨握紧的手渐渐松开,怒气一点点消散。最后,是赵星涯起身拿手机时发现的她。“姜梨。” 他像是替他解释,“沈叔昨晚说酒店睡不着……”沈岳回头看了她一眼,又转过了头,仿佛没看见门口的女儿。沈姜梨心里像是落了根针,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?”她原本想说,你知道我多担心吗?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女儿?但她没能说出口,只说:“你以什么身份赖在这?你忘了那件事吗?”沈岳没回头,慢悠悠地说:“我知道,所以我才来讨债,父债子还。”沈姜梨忍不住吼道:“你丢不丢人啊,你眼里就只有钱!”赵星涯拉住了她,“对,父债子还,我爸犯的错,我替他弥补。”“怎么弥补?”她直直地对上他的眼睛,咄咄逼人的样子,“有本事,让你爸去投案自首!”赵星涯忽然沉默,良久才说:“我爸他,已经不在了……”沈姜梨愣了愣,这是她毫无预料的结局。这时候一直沉默的沈岳开口了,他说,在她离开后的第二年,赵星涯的爸爸被另一个女孩举报猥亵,他在去法院的路上出了车祸,当场殒命。“这就是报应。”沈岳说。沈岳居然为赵星涯说话,这让沈姜梨深感意外。接下来,沈岳说,这几年赵星涯为了替他爸爸赎罪,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,也算是她尽孝了。“所以,你就别怪他了,毕竟又不是他的错。”沈姜梨看着眼前形同父子的两个人,忽然觉得自己无比多余。想转身就走,却被赵星涯拉住:“我不求你原谅我们家,只是,我有件事要告诉你。”还没说完,就被沈岳打断:“不要告诉她!”沈姜梨问:“什么事?”赵星涯看了一眼沈岳,哀哀地说:“叔叔他病了。胃癌晚期。”沈姜梨愣住,她不敢相信,身体一向健壮如牛,怎么会得癌症?可是,赵星涯的眼神告诉她,他没有说谎。沈姜梨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,只觉得前方有洪水向自己排山倒海地涌来,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,只能被洪水淹没。许久许久,她才走到沈岳身边,拉了拉他的衬衣,“走,回家吧。”沈岳站起身来,沈姜梨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已经瘦得不像话,像小时候在麦田里看到的稻草人。赵星涯送他们到门口,沈姜梨感觉到他的目光。但她始终没有回头。

  07

沈姜梨请人收拾了院子,勉强能住人。她仍然冷着一张脸,只有很少的时候才会露出温软的眼神,她偷偷翻到沈岳的诊断书,真切地看到癌症晚期四个字时,仍忍不住泪流满面。我还没原谅你,你怎么就要死了?沈姜梨坚持带他去医院,但沈岳死也不去,说反正没几天活了,还是在家里呆着好。赵星涯每天都会过来,带些水果,或者带棋盘陪沈岳下棋。沈姜梨到嘴边的话,又咽了下去,罢了罢了,事到如今,还有什么好计较?谁也不知道,沈姜梨原本只是打算回来看看的,但现在她决定不走了,沈岳虽然没给她一丁点儿父爱,但她终究是他的女儿。沈姜梨煮一日三餐,尽量把饭煮到松软,在网上去查养胃的食疗方子。那天,沈岳出门找人下棋去了,沈姜梨在院子里给新种的花浇水,赵星涯来了。两人寒暄两句,气氛忽然陷入沉默。“姜梨,其实那天晚上,你爸从酒店去我家,不是因为住不惯酒店,而是因为他去找我说他走了以后,让我好好照顾你。他本来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回来了,他特别开心地跟我唠叨了半夜,说起了你小时候的事,说对不起你,说这辈子他让你太苦了……如果重来一次,他一定要做个好爸爸。”沈姜梨手里的喷壶僵在半空,鼻子猛然发酸。沈岳不是个擅长表达感情的人,即使看到她回来时很感动,嘴上说出的话却把人扎得生疼。而她又何尝不是呢?当年,她确实怪过赵星涯,但内心深处也知道,他爸爸犯的错和他有什么关系呢?在外流浪的四年,她无数个深夜想起他,想起这个笑起来闪闪发光的少年。她难以自欺,即使在发生那件事之后,她的心里依然有他。但是,她无法说出口,甚至不敢表露半点,只装作恨他的样子。“想哭就哭出来吧,姜梨。”赵星涯忽然抱住了她,沈姜梨挣扎了一下,软在了他怀里。随后,她的眼泪打湿了他的肩膀。沈姜梨哭了许久,赵星涯安慰了她许久,天色渐晚,晚霞遍布,沈姜梨去准备晚饭。进屋前对他说,“留下来吃饭吧。”赵星涯眼里闪过一丝喜色,“好。”那晚,沈姜梨做了很多菜,可一直到天黑,沈岳都没回来。

  08

沈岳不见了。沈姜梨到他常去的公园,找到了经常一起下棋的人,都没有他的消息。她忽然想起下午出门前,沈岳走到院门口,摸了摸门楣上说:“梨子,今天天气很好啊。”当时,她只觉得有些奇怪,因为父亲已经很久很久没叫过她的小名了,她只当是父亲病重,忽然想起了往事。现在想起来才惊觉他的异常。她望着昏暗的公园,无比绝望:“他一定是离家出走了,不会让我找到的。”就像当年她离家出走一样,决绝。赵星涯拍拍她的肩,“别担心,我们会找到他的。”随后,赵星涯报了警。沈姜梨回到家里等他,赵星涯一直陪着她。最终,第二天凌晨警察在隔壁县城找到了他,他不想回去,警察叫沈姜梨去领人。一接到电话,沈姜梨就往外跑,赵星涯拉着她回家开了车,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,车窗外的夜色被隔绝在外,车内狭窄的空间,两人的呼吸都渐渐落在了一个频率上。赵星涯忽然开口打破了宁静。“姜梨,等下见到叔叔不要骂他,他只是不想拖累你。”这一点,沈姜梨当然明白,但是此刻听他这样说出来,她才觉得难过。“赵星涯,你为什么要照顾我爸?只是因为赎罪吗?”她很想问,却没问出口,只望着前面一点点被车灯照亮的路。赵星涯开得很快,很快就到了隔壁县城。沈姜梨一下车就看到了警察,和坐在路边的沈岳,他一看到沈姜梨就把头垂得很低,完全没想过,这个恨了自己半辈子的女儿,会冲上来给他一个拥抱。“爸。”这一个字,差点让沈岳哭出来。赵星涯在一旁看着,也酸了鼻子,那一刻,他想起了自己的爸爸,他连最后一面都不曾见到。哪怕他曾狠狠地伤害了自己喜欢的女孩,哪怕他十恶不赦,哪怕他永远都不会原谅他,但知道他去世那一刻,他仍然觉得无比难过。回去的路上,沈姜梨和沈岳坐在后排。天色一点点亮起来,赵星涯开得很慢,周遭的花草树木,房子和小山,也都清晰起来。沈姜梨内心的孤独,像是车身划开的空气,一点点甩在了身后。她望着前方的路想,幸福虽然来得晚了点,但终归是来了。

  09

沈岳在四个月后离世。是赵星涯帮着她操办了后事,葬礼很简单,也没什么亲友,沈姜梨披麻戴孝在墓前跪了很久。离开墓地的时候,沈姜梨失神地望着灰蒙蒙的天。两人并肩而行,什么也没说,只往前走,憋了一个冬天的雪,在此刻纷纷扬扬地洒下来,一会儿就白了山林。“小心!”忽然,沈姜梨冰冷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握住,而她险些被滑倒。这是继十六岁那年,赵星涯以为她要投湖拉住了她的手之后,第二次拉住了她的手。只是,这一次赵星涯没有松开,而她也没有挣脱。两人对看了一眼,就这样牵着手,在湿滑的雪地里继续前行。在沈岳最后的日子里,沈姜梨已经和过去和解,父女俩谈起前尘往事,从泪流满面到哈哈大笑。赵星涯站在一旁,看着他们,也不禁弯了弯嘴角。他从未跟沈姜梨说过他的心意,第一次在湖边遇见她时,少年的他,慌乱得像只初学起飞的雏鸟。后来,他鼓起勇气一次次出现在她面前,如果没有那件事该多好,他一定早早向她表明了心迹,不会有那四年的分离。还好,还好他终于再一次靠近了她。沈姜梨的手,渐渐变得温暖,她的脑海里,飞速掠过这短而漫的小半生,赵星涯从十六岁少年,长成了二十多岁意气风发的男孩,总是一副讨人厌的沈岳,在最后居然变得和蔼可亲起来,而她也从天真无知的少女变成了冷眉冷眼的女孩。这一切,不过六年的时间。雪越下越大,两人一会儿就白了头发,赵星涯去给车调头,沈姜梨站在路边,回头看了一眼山林中的墓地,轻轻地挥了挥手。回过头来的时候,正好对上赵星涯的目光。风雪戚戚,他的笑如初见时明媚,这一次,是沈姜梨主动伸出了手。赵星涯愣住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,一个男孩子,竟红了眼眶。沈姜梨眼眶一热,缓缓地笑了。原来,爱一个人,可以胜过恨一个人。

  End

  往期精彩:

  拍婚纱照当晚,男友误睡老板女儿

  查出老婆的奸夫后,我立即送她去医院

  若鱼种草:

  口臭还牙黄,用它30秒就搞定。

  今晚,老公一见我就夸好看。

文章标题: 跟男友爸爸去ktv后,我上了头条新闻。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qzoak.com/meiwen/yuanchuangmeiwen/190860.html
文章标签:上了??头条??爸爸
Top